• <input id="8eusu"><menu id="8eusu"></menu></input>
  • <rt id="8eusu"><small id="8eusu"></small></rt>
    <xmp id="8eusu"><sup id="8eusu"></sup>
  • ? ?
    ?
    ?
     當前位置:首頁
    > 新聞資訊 > 文化園地 > 文學
    視力保護:
    童年記憶的羅敷小鎮
    來源:一公司 作者:魏榮霞 日期:2021-05-20 訪問次數: 字號:[ ]
        依山傍水的羅敷小鎮,是一公司當年建設秦嶺電廠時的駐扎基地,那時的我也就五六歲的年紀。印象中,那是一個錢很值錢的年代,早餐花兩毛錢吃一碗豆腐腦兩根油條,吃得飽飽的,兜里裝幾枚鋼蹦時不時能買點零食,開心到爆棚。每次看到挑著擔子的老爺爺都會駐足停留,因為滿滿兩蛇皮袋子裝的全是香甜酥脆的膨化玉米棒,五分錢一整根,一分兩分會約莫著給掰一小截兒,那時候覺得自己拿零錢換零嘴的心情美美的。大家居住著公司統一分配的平房,從來不知道什么叫三室一廳,異地聯系都是靠書信傳音,家具是純木工打造,家里值錢的家當就是收音機、落地扇、縫紉機,縫紉機至今留存。
      父母在哪兒家就在哪兒,一群電建子弟從小就跟隨著父母駐扎在這個小鎮,守著這片小天地,淘氣的我們幾乎跑遍了周邊的各個角落。公司家屬院距離山口步行就是十來分鐘路程,記得那時候總找借口說去山上背書,然后三倆相約瘋個夠,秦嶺山里有清澈的山泉,路邊碧綠的草叢,偶爾冒出一片鮮艷的紅梅果會讓我們格外的驚喜,晶瑩飽滿的果粒摘一顆放嘴里,酸甜馨心。赤腳下水,翻著水中的石塊隨時可以發現橫行肆意的螃蟹,納入囊中欣喜不已,在這片鳥語花香的風水寶地,我們盡情釋放著童真,不同的季節不同的風景,每到柿子紅了的季節,收獲更是多多。
      小時候的我純粹就是男孩子的性格,特別“匪”,多高的樹都敢爬,捋榆錢、摘槐花,一丁點兒的個子膽子挺大,和男孩子賽跑,每一次的贏局都會讓父親樂得合不攏嘴。父親的工作是汽車修理,記得每次車輛維修完畢都會上路檢驗,稱之為“試車”,我對“試車”的概念特別深,因為父親但凡試車回來總會給我帶回各種各樣的新鮮玩意兒,記憶最深刻的就是一雙帶著花朵的小紅皮鞋,一條洋氣的藍色格子褲,上身美滋滋的,穿上一溜煙就跑出去了,和小伙伴扎堆玩滑滑梯,當年的“滑滑梯”可是我們自己發現的,那就是學校臺階兩側的水泥坡,年紀尚小的我們根本就忽略了粗糙的洋灰面,跑上去滑下來,循環無數個回合過后,褲子毀了,磨毛的褲子帶著窟窿小心翼翼地回家,當然少不了母親一頓埋怨。
      車馬慢的日子生活總相宜,八十年代家里電視很少,聚堆閑聊是大家茶余飯后的主要活動,大人們會各自搬著小凳坐在門外,談笑風生好不熱鬧,尤其是夏天的夜晚,路燈下是最集中的地方,大人們搖著蒲扇聊著天,小朋友們人手拿著一個瓶子逮蛐蛐捉螞蚱,看誰的瓶子先裝滿。
      沒有手機沒有互聯網的年代,生活單純、恬靜、平和,人與人的距離很近。豐富的課間活動都是強身健體的,女同學砸沙包、跳皮筋,男同學碰拐拐、攻城,冬天一條結冰的地面,排成隊滑過來滑過去能讓人愉快好久,一不小心一個屁股蹲會惹得全場大笑。業余時間跟小伙伴挑冰棍棒、贏杏核,床底下收藏著一堆一堆的棍棍兒核核兒,跟守著多值錢的寶貝一樣。1982年,家里有了第一臺彩電,招來一排鄰里的觀看,從屏幕里我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,既新奇又欣喜。羅敷小鎮留下了簡單快樂的童年。
      如今,大到國家小到千萬家發生著日新月異的變化,在時代的變遷中萬丈高樓平地起,網絡的飛速發展,還來不及反應,手機變成了生活中必不可缺的工具,我們追著趕著與時俱進著。
      重溫70后的專屬記憶,心靈之旅,一頁一頁一行一行,那些遙遠的往事或清晰或模糊,像杯中的茶葉緩緩舒展,逐一呈現,慢慢品味,溫馨中夾雜著一縷清香。



    打印】 【糾錯】 【關閉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

    ? ?
    {转码词1},{转码词2},{转码词3},{转码词4}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